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侠客岛谈央妈怼财爸财税金融体制大改革或加工

2019/01/30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侠客岛谈央妈怼财爸:财税金融体制大改革或加速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三年攻坚战行至中盘,战事正处于胶着状态,央行和财政两大主力极为罕见地公开吵

  侠客岛谈央妈怼财爸:财税金融体制大改革或加速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三年攻坚战行至中盘,战事正处于胶着状态,央行和财政两大主力极为罕见地公开吵了起来,唇枪舌剑,毫不客气。

  你来我往之间,谈到的话题也很多,说的都是大事,也都很专业

侠客岛谈央妈怼财爸财税金融体制大改革或加工

  细细看来,争执的焦点在于——这场防风险攻坚战到底怎么打?敌军主力在哪里?地方债、房地产泡沫、影子银行、僵尸企业……共同的特征都是高杠杆!从地方政府、银行保险再到国有企业,这些大金主为什么要借钱,还借这么多,甚至还不想还呢?央妈说,地方政府的加杠杆行为是高杠杆风险的源头所在。

  财爸没直接反对。

  毕竟,那么大一笔债摆着呢,爸妈看着都着急。

  如果说,这一点是共识,那就从这里开始叨叨。

  地方政府为啥要这么多钱?先来讲讲古。

  王学泰老先生提了一个问题:“读明清史常常会碰到一个问题,朝廷那么少的收入怎么能维持全国的开支?例如,明朝隆庆期间(1570年左右)朝廷年总收入折合白银3078万两;清朝初年,例如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总收入2930万两白银;清嘉道年间(19世纪前60年)总收入约为4000万两白银,直到清末财政收入才突破1亿两。

  ”如果不考虑购买力问题,这么点银子换算成如今的美钞,也就十几二十多亿,可办不了多少事。

  不过,那年头,朝廷除了打仗、赈灾、河工、养官(当然还有一大帮子皇亲国戚)之外,要花大钱的地方并不算太多。

  更何况,皇权不下县,老百姓“纳罢管家粮,便是自在王”,两不干涉,朝廷要花银子的地方自然少。

  有兴趣的朋友,可去读一读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

  现在可不行。

  天下之事,不论巨细,有事找政府,都由政府兜着,哪都得花钱。

  大的不说,先谈小事。

  一个朋友前阵子诉苦,说她外婆的棺材被当地政府叫人砸了,理由是移风易俗。

  虽说也给了补偿金,可花了国帑后,老太太差点没缓过劲来。

  《中国经济周刊》就曾亲见,江西某贫困县山区里农民的土坯房不住了空着,政府组织队伍拆掉,不仅免费帮忙拆,还给补偿。

  按说,这是德政,怕老房子成了危房不安全,可不幸的是,就这还闹出过人命官司。

  更要命的是,在GDP作为考核指标的鞭策下,各地方政府都得拼命花钱拉动经济增长,这是的一笔支出。

  张五常就认为,这一激励下的县域竞争是我国经济过去腾飞的密码。

  值得注意的是,GDP目乡村中有四个孩童在池塘边玩耍标支出如此之多,各项事务如此繁杂,各地方政府官员也多有吐槽的。

  鱼米之乡的某镇长就曾每一天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本级财政根本不够用,加上转移支付的钱,同样是年年亏空。

  《中国经济周刊》此前曾报道:十二五”期间的五年中,全国31个省区市,对国家财政“有财力贡献”的为9个,剩下22个省区市,显然,则是需要中央财政予以“净补助”的。

  钱从哪里来?到处要花钱,就得想办法找钱啊。

  对地方政府来说,钱从哪里来?粗略来看是三个部分,一是收税,二是卖地。

  再不行,就借钱咯。

  央妈和财爸多有纷争的如减税、地方债与地产泡沫等问题都出在这里。

  财政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地方卖地收入26941亿元;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54441亿元,其中包含与房地产相关的收入9799亿元。

  土地财政依学会随遇而安赖程度如此之高,让

消毒柜温度传感器
乌鲁木齐杯子价格
东风日产mpv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