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廣州千圍宴村落風光背后村民嘆家家為爭房鬧

2019/05/03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拆遷前的楊箕村。圖|新華在姚蕴珊的记忆中,从前的杨箕村,让她难忘的是自家天台上的石榴树和白兰。石榴花花红似火,白兰花花白如玉,花香似兰

拆遷前的楊箕村。圖|新華

在姚蕴珊的记忆中,从前的杨箕村,让她难忘的是自家天台上的石榴树和白兰。石榴花花红似火,白兰花花白如玉,花香似兰。

那时候,姚蕴珊就住在靠近村口的一栋四层小楼里,因为靠近马路,所以采光好,不像村里其他的农民自建房,密密麻麻格子般挤在一起,阴暗、湿润、一线天,是一年四季不变的景象。

2010年6月,随着“轰”的一声,姚蕴珊的家被推土机和钩机推倒。很快,在短短的两三个月内,这个拥有960年历史的千年古村近乎被夷为平地,只有几栋钉子户所属的楼房孤零零地立在瓦砾残垣中,依然阴暗、湿润,却再没有以前的一线天。

姚蕴珊次发现,原来自己居住了近十年的地方竟然这么小。之前,她踩着单车在村里狭窄的小巷里绕来绕去,道路弯弯曲曲,溅起的污水在脚边炸开,路两侧的发廊和打工仔与她擦肩而过,小小的姚蕴珊要骑好久才能绕回家里。那时候,她觉得杨箕村好大,楼房和头顶密布的天线像一张,而她太小了,根本看不到头。

那一年,姚蕴珊11岁,刚上初中,她的家在广州市越秀区杨箕村泰兴直街54号。现在,这里已经是一栋40层的现代化电梯楼。楼里住着回迁的村民,和以白领为主的租客。楼前是一个小花园,有花有草有树,楼下的桌子前坐着两个物业管理人员,懒懒地晒着太阳。

距离2010年拆迁已经过去了七年。旧的杨箕村消失了,新的杨箕村在原来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地上长。告别了曾经的脏乱差,现在的杨箕村已成为一个完全现代化的小区,与城市里的千千万万个小区并无太大区别,的不同或许是村口按旧制重建的四大祠堂,分属占据杨箕村人口比例的四大姓氏,姚李秦梁。

抬头望去,靠近街道的新楼外侧挂着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恭贺业主,乔迁之喜”,几个红字热热闹闹地印在上面,空气中仿佛还能闻到不久前“千围宴”的油烟味。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2 下一页

山西网友街头举办诗话会宣扬传统文化
洛阳龙门石窟启动千人拍龙门
《多彩贵州风》将巡演美国第四大城市休斯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