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的联络

2019/10/13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的联络“凯尔先生,我们这次希望能提前见你,就是为了奈莉的事。”露茜娅略微停顿了几秒,似乎正在组织语言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的联络

“凯尔先生,我们这次希望能提前见你,就是为了奈莉的事。”露茜娅略微停顿了几秒,似乎正在组织语言,潘尼斯并没有催促她,只是从她的尾巴上站了起来,就这么默默地等待着。片刻之后,露茜娅才郑重的说道:“我们希望,你能帮帮她。”

“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要求,就算没有你们的要求,我也不可能不帮她。”潘尼斯的眉紧紧皱在一起,沉声道:“你们应该清楚,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她的,但是即便如此,你们依然提出了这个要求,那么一定有你们的特殊原因,告诉我,为什么?”

“你耐心听完我们后面所说的内容,应该就知道为什么了。”露茜娅没有直接回答潘尼斯的问题,而是委婉的说道:“到时候你再告诉我们答案吧。”

“好,我明白了。”潘尼斯脸色阴沉的点点头:“你们说,我们听。”

“我们刚才所说的内容,包括复述她的话,都是以前的事了。”露茜娅认真的说道:“一次和她建立联系进行交流,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

“咔吧”,潘尼斯体内的关节连续爆出一串脆响,很显然,这句话让心里已经有所准备的他没能控制自己的肌肉力量。不过,潘尼斯毕竟是潘尼斯,不到一秒的力量失控之后,他的身体很快重新放松下来,虽然眼睛再次眯成了一条线

,但还是能平静的说道:“继续吧,我心里有准备,能承受得住。”

“在这之前,虽然每一次都是她单方面找我们进行精神上的联系,但次数并不少,基本上每个月都会交流几次,从没有过这么久失去联系的情况发生。”露茜娅解释道:“所以这次突然的联系中断,让我们知道,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

“是啊,该来的,总是回来的。”潘尼斯双手抱胸站在露茜娅和芬奇面前,轻叹一声说道:“你们有没有尝试过直接进入仪式之间找她呢?那时候生者和死者的世界之间的通道还没有打开,也就是说,她还没有受到神性屏障的限制,应该还住在仪式之间里吧。”

“不,早在五年前,她就已经重新开辟了自己的神国,把这个世界留给亡灵们照看了。”芬奇摇了摇头,否定了潘尼斯的猜测:“那时候她说,自己不能被打扰,而且身处于自己的神国之中,可以更好地对抗达纳库斯的侵蚀。当时我俩都相信了,但现在回头想一想,其实这里原本就是她的神国,如果按照她的理由,根本不需要重新再开辟一个,所以说,估计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对抗达纳库斯的侵蚀已经很艰难了,为了避免让我们担心,或者为了防止我们受到不好的影响,她才独自遁入了另一个世界。”

“我明白了。”潘尼斯板着脸点头道:“这样的话即便你们进入仪式之间也无法见到她,想要强行进入雾之门的话,如果她那边不同意,就需要力量的对抗了,那反而对她是一种影响。”

“是的,真那么做的话,恐怕就是好心却取得相反的接过了。”芬奇说道:“所以,我们只能在外面担心,却始终找不到和她联系的方法,我们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机会和她再建立联系。”

“肯定还没有完。”潘尼斯眯着眼睛说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耐心一点,不要着急。”露茜娅柔声说道:“刚发现失去联系,我们就有很不好的预感了,因为在那一天之前,她反复跟我们交代了很多东西,包括她的计划,包括死亡之门打开后可能会发生什么,包括我们需要做什么,甚至包括你的到来。她告诉我们,死亡之门打开之后,你一定会来的,希望我们见到你之后,把这些情况都详细的告诉你,那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们听她说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在几天后发现失去了联系以后,这才明白,她是在交代自己……之后的事。你知道的,我们守护者一族拥有漫长的寿命,见惯了生命的诞生于消逝,对此早已经麻木了,但是这一次,她即便到了一刻,还在担忧生灵与死灵两个世界,却再也无法亲眼看到计划成功的希望了,想到这些,我就忍不住有些难过。”

潘尼斯眯着的眼睛慢慢合拢,轻轻地问道:“一年多以前?”

“是的,一年多以前。”芬奇黯然的说道:“肯定不会超过两年。”

“那你们暂时不用这样失落。”潘尼斯沉吟着说道:“她现在应该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没有被完全吞噬,恩,至少一个多月以前是这样的。”

“真的?”露茜娅惊讶的说道:“你能肯定?”

“以前不能肯定,但是现在可以了。”回答的并不是潘尼斯,而是凯瑟琳,骑士少女看到潘尼斯对自己用眼神示意,便站出来答道:“一个多月以前,我们在内维尔市参加过一次联军的高层会议,会议上我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忽视空间的阻隔注视在我身上的目光。当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一直被大人她眷顾着,所以不能肯定,但是既然知道眷顾着我的是奈莉大人,那么我就已经可以肯定,那就是来自奈莉大人的注视。所以说,起码在那时,奈莉大人还有独立的意识留存。”

“但是,这未必是什么好事。”潘尼斯说道:“你们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受到奈莉的嘱托,想要托付给你的事是什么了。”芬奇苦涩的说道:“的确,这根本不是什么好消息,我甚至产生了一种感觉,说不定这是达纳库斯故意的。”

“也许是,也许不是,现在猜测这些没有意义。”潘尼斯说道:“不过,就算这不是好消息,但知道我还有机会和拥有自己的意识的她见面,我还是很欣慰的。当然,这些都是之后的事了,现在先的,就是把后面发生的一切告诉我,在失去了联系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治疗龟头炎医院
朝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陇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治疗男科方法
朝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