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网购打假团一月业绩为零网友质疑打假为赚钱

2019/05/14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络购物,一只摆放在中国近4 亿民面前的潘多拉魔盒。我们没法避开它耀眼的锋芒,当传统的零售百货业在经历金融寒风后重振旗鼓时,购行业正一再刷

络购物,一只摆放在中国近4 亿民面前的潘多拉魔盒。

我们没法避开它耀眼的锋芒,当传统的零售百货业在经历金融寒风后重振旗鼓时,购行业正一再刷新着纪录。仅淘宝,2008 年交易额就达千万亿,今年黄金周期间的日交易额直逼香港零售总额。

无数人将电子商务称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希望。但是,伴随着希望而来的,总有争吵、欺骗、谎言等等不和谐音。在购带给我们便捷体验的同时,上赝品泛滥、诚信缺失、维权艰辛也在不断上演。

一个月前的今天,国内民间性质的络打假团宣布成立,向整个购环境开炮,放言无偿为消费者维权。可随后,该团却先后被踢爆主办者系哗众取宠的络炒作高手、光吆喝不行动、成立至今一事无成,公信力遭到质疑。

那么,一个月以来,这位曾成功参与策划“iphone 女孩”、“抵制开心反庐舍同盟”等热门事件的 “炒作大师”的公益之路究竟走得走得如何?这场大张旗鼓的络打假是否又成了娱乐大众眼球的闹剧?

打假团长被“人肉”

按照官方介绍,国内“络打假团”由中国的互联人、品牌整合营销传播的CEO 黄相如在相干部门、专家、律师、媒体、企业和广大消费者的支持下,于今年7 月发起并开始准备的。但很多眼尖的友却发现,这位高调的打假团长原来是个精于络炒作的高手,并启动了人肉搜索。

今年年初,当偷菜、抢车位游戏红遍络时,一个由国内200 多家企业签名组建的“反庐舍(Loser ,沉迷络的失败者之意)同盟”揭竿而起,对有关站猛烈开炮;国内某知名上市IT 企业遭遇事迹瓶颈时,创始人行将复出的消息迅速在络上被热炒,集团股价一路飙升;去年,国外销售的一款iphone 意外出现一位美丽中国女工的照片,在全球掀起热潮,原本限量销售的冷门飞快脱销

这几起的络炒作事件,幕后推手被传都是如今的“打假团长”黄相如。

在连线中,黄相如对这个问题其实不避讳。 “没什么好否认的,但这次打假完全是纯公益的,大家不该将二者混淆。 ”黄相如说,他是中国早提出络事件营销概念的人。 “我擅长络炒作,没错。如果在某些环节能用炒作的方式来推动络打假,能让公众切实关注,何乐而不为呢?”

仔细看来,络打假团的知名度蒸蒸日上,的确少不了炒作的功劳:炮轰王海为“刁民式打假”引发口水战、要求淘宝交出亿元打假账单,这些出格的举动让人想不关注都难。 “很显然,这步已走得很成功了。”一位业内络推手评论称。

“战绩”至今仍是零

成立一个月以来,络打假团究竟打了多少假呢?

在打假团官方站上,每天的进展都写得密密层层,像一本详细的流水账。但细读发现,内容全部是和哪些专家研讨、哪些络机构欣然加入、接听了多少个消费者投诉来电、整理了多少个投诉案例,而具体的实战方面,至今仍是零。不少民对这种光吆喝不动手的做法提出质疑。

“迟过年前,就会有具体的接触案例出来,大家不要急。 ”对这种指责,黄相如有些愤怒。他表示,手下11 个员工每天忙得连轴转,他特地在公司附近又租了200 平方米的办公场所,员工每天要接百来个消费者,还要上搜集、编写各类购防骗经,发到百来个论坛上去。“打假没你们想的那末简单,首先肯定要收集足够多的消费者投诉案例和证据,如打开货物时有没有录像、支付时是不是保存凭证,就连聊天记录都要找公证处公正。 ”黄相如表示,按照打假团的时间表,前1两个月仍是宣传造势,即通俗意义上的“炒概念”。

又有民质疑,既然扛着帮助企业上打假的大旗,那打假团又取得多少企业的授权了?按照官方信息披露,这1数字仿佛仍是零。黄相如表示,已签约的企业肯定有,但由于全部是上市公司,按协议他必须保密,以免维权官司开打对企业股价造成影响。 “光运动产品,就有匹克、特步、李宁、PUMA 等品牌在接触中,相信队伍会愈来愈庞大。 ”

打假团长回击质疑

目前,络打假团针对的站只有行业龙头一家,百度有啊、腾讯拍拍等站都不在其声讨范围,这样的举动被部份人解读为“很有针对性”,暗指事件背后是行业内斗的结果。黄相如解释称,这是为了杀鸡儆猴。 “如果每家都去打,会大大分散我们的精力,不如让的先起到表率作用。”

对于炒作高手的这次 “公益行动”,目前不少业界人士还画了一个问号。黄相如斩钉截铁地表示,这次行动是为了净化国内购环境。 “由于上假货泛滥,制约了中国电子商务的普及和运用,国内很多一线企业都不敢踏足,这是我和很多企业接触后感受到的。

采访中获悉,负责络打假团日常运作的11 人,全部是黄相如所开的释能营销策划公司的员工,而公司旗下的“品牌整合营销”主要的盈利模式,就是为企业提供络事件营销的整体解决方案。“我们既能帮助它搭建一个B2C 电子商务的站平台、做系统架设和维护,还能全方位策划宣扬、通过络策划炒作,提升企业品牌知名度。 ”

使人没法理解的是,这样的业务是否恰恰与其打假对象淘宝形成正面竞争呢?黄相如表示否认:“企业可以进驻现有的购平台,也可以自己搭台,好比一个是去百货公司开专柜,一个是自己开专卖店,二者其实不冲突。”

据了解,由于对这样的说法不买账,很多友在天涯等论坛对黄相如进行言辞激烈的抨击。黄相如表示,这些帖子“背后有人”,动机值得怀疑,他已通过自己的渠道删掉了一些,“打假进程中会遭到来自各方的压力,因为我动了他们的奶酪。 ”

是谁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制假售假是一种特有的社会现象,它的存在暗含多种因素,一方面,消费者的“贪利”心理惯养了赝品,而利益驱动也引导了制假者蜂拥,某些部门监管的暂时缺失也从某种程度上纵容了赝品。上世纪60、70年代,全球制造基地日本也“假货”泛滥,当时,并没有大规模络交易平台。香港经济学家张五常更表示,“我不怀疑中国的假货市场大,不过,纵观地球的经济演进,赝品的盛行永远是在人口密度高的国家的发展有点看头时出现,无可避免。

“由于公众对新兴的电子商务平台的接受和了解需要一个进程,而电子商务平台的发展又超前于有关市场管理者的相关法律规章的制定。这就是大部分人打假的情绪和行为上,存在指向性上的模糊。 ”有关人士这样认为。

市面上有太多的赝品制造商,实体市场中假货泛滥程度远远超过上,而且线下打击力度较轻,赝品才会卖到上,受消费者欢迎的淘宝也就成为间接地受害者。而在现实中,假货问题远没有得到实际解决,在赝品源头一直存在的时候,去苛求络上没有假货,无疑是天方夜谭。

“被打方”

交易平台没有“打假”权利

在络打假团摩拳擦掌的同时,作为“被打方”,国内一些知名购交易平台也有自己的苦衷。

“交易平台的确有自律和监管的义务,但从法律意义上讲没有‘打假’的权利。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姚欢庆表示。

了解发现,淘宝的无奈确实如此。因为一定需要有品牌所有企业或执法部门提供的法律文件,淘宝才能参与打假。此前阿迪、资生堂、飞利浦等企业的打假行动,淘宝都给予了平台所能提供的配合,并取得这些企业的认可与赞美。

“2008年以来,光假冒的阿迪达斯商品我们就下架了50万件,帮耐克也先后16次进行处理,总共删掉49万件假冒商品。”淘宝表示,它们与品牌厂商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机制,几近与我国国内市场的全部厂商都建立了联系,商标侵权、专利侵权等第三方难以判断的问题,只要厂商发来公函,并提供相关证明文件,淘宝会在时间进行处理。如果是个人举报,淘宝会着手核查。一旦查实,立即将假冒商品下架,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处理,严重的乃至将面临被终身取消在淘宝开店资格的惩罚。

“打击络假货的本源不该仅仅依靠上零售平台自身的实施各种打假的方法,而在于从根本上破除假货的现实渠道,因此,更应该从线下的制假源头开始打击,必须要有工商、公安以及赝品生产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才能取得切实成效。现实市场的打假也好,络市场的打假也好,应该是个系统工程,而不是靠哪一个站、哪个部门、哪一个组织就能解决的。 ”有分析人士指出。

“打假,如果停留在打站的盲目阶段,假货不能根治,只是让假货从一个平台转到另一个平台,从络平台转到非络平台。”电子商务专家梁春晓分析,“关键不是打平台,是零售市场的全链条上的每个环节共同打假货。 ”

主管部门

工商:法规滞后导致监管“真空”

近年,市消保委曾和《市民信箱》联合进行上调查,在参与调查的6955位《市民信箱》实名会员中,认为络购物安全的仅占8%。在上购物遇到欺骗时,选择自认倒霉的竟高达45%。

到底是什么造成上购物这1新生事物快速兴起的同时,信任危机悄然蔓延?是什么原因,让络成为假货滋生的温床?络售假猖獗的同时,监管部门在哪里?本市工商部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律法规的滞后,造成了上交易管理的“真空”。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兴起的互联经济在我国还是新生事物,至今尚未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相对国际社会而言,联合国有《电子商务示范法》,美国有《电子签名法》、欧盟有《电子签名指令》、《远程销售指令》、《数据保护指令》等等,我国处于法律法规滞后现状,以致造成上交易管理的困难。

目前,络中触及购物交易大致是三类:一是大的门户站建立的商城,诸如搜狐、易、新浪等;二是各类企业和个人自己建立的销售站 (页);3是专门提供交易的络平台,如易趣、淘宝等。前两类定义比较清晰,第三类则众说纷纭,定义不一:一种认为上交易与传统模式只是交易方式不同,没有本质区别,终究都是有实体货物的,有具体交易对象的,所以这个平台好比商场,好比市场,可以运用现有法律法规予以调剂、规范;另一种认为上交易是在虚拟世界里交易,交易对象具有不确定性,平台提供者就是一个中介方,仅仅是提供交易场所,充当沟通双方的中介作用,不适用传统法律法规调整,不需要对平台上发生的具体交易纠纷承当。正是由于交易对象的不确定性,所以在实践中,中介方 (络平台商)和卖家常常互相推诿,推卸,终究消费者受害。

去年,北京工商部门曾率先试水推出新政,要求上开店也需到工商部门申领营业执照,相干争议和讨论随之如潮水般涌现。终,这种勇于吃螃蟹的尝试雷声大雨点小,如今似乎已被人们淡忘。

昨日从本市工商部门获悉,其实北京这一政策也并非强制性规定。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都像上海一样,卖家在上开店铺,搞经营,不必到工商部门注册登记,这是一个真空。一旦产生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发生欺诈行动,工商、质监等市场监管部门即使参与进行监督管理,也常常苦于找不到对象而没法调和、处理。从买家一方而言,上购物后,大部分没有交易凭证,如果通过打印机打印交易凭证,从法律角度,目前也不能作为证据保全,相干部门乃至司法机关很难以此作为处理根据,因而权益得不到保障。

本市工商部门表示,由于上购物目前尚无法律法规规范,作为依法行政的有关部门,没有法律依据也不可能随意作为,以致上购物构成法律真空地带和监督管理缺位现状,虽也努力探讨,却至今还没有找到有效的监管手段。

市消保委:建议电信部门参与

市消保委表示,对于上购物存在的问题,根本的对策是立法立规,建立一整套规章制度,辅之于先进的技术手段,从各个方面予以规范。

首先,应用现有法律法规加强监管。上购物中,买家卖家具有合同双方关系,交易过程是一个合同要约、承诺的履约过程。建议有关部门制订具体政策或司法解释,规定络平台商有义务对交易过程电子数据加以保全和管理,以此作为间接证据,并规定仅适用于上购物争议纠纷处理的根据。

其次,发挥电信部门管理职能。上购物的基础是络,而络的基础则在于空间的大小和速度的快慢。建议电信部门加强与触及上购物投诉处理部门和组织的信息互通,对于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采取技术措施,限制其站 (平台)运行,迫使不负的络平台商不能不建立解决投诉机制,加强对卖家的管理,更好地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推广强迫第三方支付方式。上购物不安全性还表现为:买家向卖家汇款 (通常是邮局、银行)后,货物收不到,再追查时,卖家神秘失踪。鉴于这类情况,建议金融管理部门在加大技术创新含量、规范操作的基础上,推广络平台商强制使用第三方支付方式。与电信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加强信息调和沟通,对不使用强制第三方支付方式的络平台商不予以络注册登记和ICP运营许可。

上海购投诉今年猛涨150%

据市消保委统计,今年1月1日—11月30日,受理的购投诉高达1862起;而去年同期该数字仅为732件,短短一年涨幅高达150%。

案例一千元买来一堆废卡

数月前,范先生在浏览页时发现上海阳光通讯有限公司在上销售移动充值卡,其销售的价格比营业厅便宜近一半,范先生未多考虑,付了1000元购买该公司的移动充值卡。没多久,范先生收到了这批充值卡,但尝试了所有寄来的充值卡,发现这些新卡全部是废卡,为此范先生与该公司交涉要求给予公道的处理未果,只好求助消保委。

但是,浦东新区消保委根据范先生提供的公司和地址联系被投诉方时,接听者表示消保委打错,该号码为私人,且地址所在根本不是该公司,无奈之下告知消费者通过报警求助警方协助解决。

案例2瘦身裤不瘦身退货无门

今年1月,王女士在某站看到某品牌瘦身裤广告后,她觉得非常合适自己,因而打去花了两百元订购了两条。可是穿了一个月后,王女士没有看出任何效果,发觉受骗的消费者联系商家想退货,但对方一直以各种借口加以拒绝。

接到投诉后,浦东新区消保委根据王女士提供的与对方取得联系,对方却说是私人,不清楚此事。而王女士几经周折找来的卖家地址,也只是某小区门牌号,而几号几室均无指明,导致投诉调查难以取证进行。

案例三山寨阿迪鞋谎称包赔

何先生今年2月份在某站看到有售阿迪达斯的运动鞋,不仅款式正是其心仪的,而且价格也比专卖店便宜很多。更令何先生放心的是,该公司站还承诺所售商品,若买家发现所购商品不是的话,将可获公司1万欧元的赔偿。满心欢喜的何先生立即下单购两双阿迪达斯运动鞋。可收到鞋后,何先生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立即拿到阿迪达斯专柜去确认,对方却告知何先生这两双鞋子不可能是。气愤不已的何先生与该公司联系,要求退货,却遭到谢绝。

(:何峰)

中药能治痛经吗
益母颗粒的成分
月经量少的中药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