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丁香孽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  一  初秋,天空乌云弥漫;远处不时传来阵阵闷雷声。  刘寨大窑3号窑门被公安局拉起来的警界线包围着。警界线外,有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  一  初秋,天空乌云弥漫;远处不时传来阵阵闷雷声。  刘寨大窑3号窑门被公安局拉起来的警界线包围着。警界线外,有十几个人在窃窃私语;一个中年妇女哭喊着“建强!建强!”往窑洞内冲,女警很快拦住她;窑洞内,县公安局刑警队的干警正围绕一具男尸忙碌着:有拍照的,有记录的,有采集脚印和指纹的,有翻动尸体检查伤口的......  男尸侧卧着,后脑流出的血浸湿地面。  “谁报的案?”刑警队长李昌平踱了几步问。  “刘建明。”刘寨乡派出所所长赵志刚回答。  很快,干警们撤了警界线;两辆警车向刘寨乡派出所驶去。  派出所办公室,干警们开始分析案情:  “死者叫刘建强,33岁,初中文化,生前是刘寨窑厂厂长;刘建强的父亲朱振熙是倒插门女婿,现任刘寨村村主任,母亲刘秀兰是普通农民,妻子王娟,高中文化,民办教师,他们有个三岁的儿子叫小宝。”派出所民何萍介绍说。  “现场提取的鞋印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奇怪的是,指印却好象是两个男性的。死者受伤的部位在左耳根上方后脑,伤口为棱形,深度为3厘米,有二次伤害的痕迹,估计是凶手持砖从死者背后猛击造成的;应该说,凶手可能是左撇子,如果不是左撇子,伤口应该在右脑后侧,从深度看,不象女性所为。”刑侦队员黄殿柱分析说。  “还有,现场没发现打斗痕迹,窑洞内的墙壁也没发现其它异常,应该说这里就是案发现场。”刑警钟慧补充说。  “这个案子,不大象流窜作案,熟人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这样吧。”李昌平喝口茶接着说:“赵所儿你们调查一下,朱振熙父子有没有与人结怨情况,譬如经济方面,感情方面;殿柱回去负责对鞋印、指纹、血迹、伤口的样本进行技术鉴定。三天后我们再来这里汇合。”    二  刘建强的灵堂设在刘家客厅里。左侧水晶棺上覆盖着一快长长的红布;刘建强遗相背后墙上挂着大大的黑体“奠”字,两边排满了大小不一的花圈,前面小方桌上香炉里烟雾袅袅;香炉前火盆里火苗忽闪着,纸灰象飞蝶一样在空中飘舞;轻轻的哀乐声、鼓乐声、鞭炮声、花炮声和着悲凉的哭声演译成凄凉的氛围。  刘建明默默地走进灵堂,对着刘建强的遗相深深地一个鞠躬。  “你来干什么?猫哭耗子!把他轰出去!”刘秀兰大声喝道。  “滚!”崔士魁对着刘建明背部擂了一拳,然后连推带打将他推出门外。  刘寨村地处山区,坐落在一座大山凹里,全村20多户人家;以前与胡洼、赵岗、谢寨、张大湾、朱祠堂、张庄等二十一个自然村合成一个大队,现在改为刘寨村委会,仍以刘寨自然村命名。  刘建明住村东头,被赶出来后,正低头走着,忽听有人喊“建明”,抬头一看,原来是派出所的赵所长和何萍,忙答应着迎了上去。  “走,到你家坐会儿。”赵志刚说。  刘建明未婚,父亲三年前出车祸死了,与母亲相依为命。到家后,他拿起桌上的热水瓶准备为客人倒水,但瓶子的水不多了,就边倒边对房内喊:“妈,烧点水。”  “不用不用,有些情况问问马上就走。”何萍拦住从房内出来的谢桂枝说:“你也坐。”  “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刘建强死的,当时是什么情况?”赵所长看着刘建明问。  “我不是在大窑干活嘛,头天晚上刘建刚对我说,马上要装窑,让我第二天去早点,把窑洞清扫一下;第二天我去得比较早,清理完1号和2号窑,进3号窑时,天已经亮了,一进窑就发现有人趴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是建强,我以为他是困了,就叫了几声,他没答理,怕他着凉,就去拉他,可拉不动,一看,他面前有好多血,再一摸,没气儿了,当时我吓得不得了,就赶紧报了警。“  ”哦,刘建刚是干什么的?“赵所长问。  ”他是我们队长。我们队主要是干重活的,装窑,出窑,装车,都是我们的活儿。“  ”嗯,是这样。听说你和王娟有过一段恋情,是吗?“何萍问。  ”唉,别提了。我们家建明和娟儿是高中同学,都没考上大学,后来我们家建明在村里当了民办,娟儿在家里干农活,本来两个人谈得好好的,他朱振熙跑来插一杠子,说建明不会教书,就拿掉了,让娟儿去当民办;换就换了吧,谁晓得他生是把我们家娟儿抢去做了他的儿媳妇。嗳!老天真不长眼啊!没多久他爸又出事了......“谢桂枝一边抹泪一边说。  ”事都过去了,大嫂也别太难过;嗯,就这样吧,那我们就不坐了。“赵所长说着站了起来。  ”你男人死了,一滴泪都没有,良心叫狗吃了!“刘秀兰正对抱着小宝的儿媳发火,见派出所来人了,忙转脸哭着说:“所长,你可得给我们家建强报仇啊,八成是那个小王八羔子干的,他总是说我们家建强抢了他女人,这个砍黑头的,剁八块的,下油锅的......”  “好了,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也不能乱说;朱主任在家吗?”何萍问。  “在,在,在二楼。”刘秀兰说着又对王娟吼道:“去,把你爸叫下来!”  “不用不用,我们上去。”赵所长边说边上楼。  在刘寨村,这是的一座小洋楼:前后两重,前排单层五间,中间一间房算是门楼,左手两间,其中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卫生间,右手两间,其中一间堆放农具和杂物,一间算是粮仓;后排五间两层,一层进门左手两间是堂屋,城里人叫客厅,右手两间是老俩口的卧室,中间是楼梯;两重房两头砖墙连接,中间是长方形四合院,院子左侧压水井旁,有两条长凳,凳上架着一口刷了红漆的棺材。  “赵所儿、小何,你们来啦,辛苦你们了。”赵所长他们刚进门,朱振熙忙站起来与他们握手寒暄:“坐,坐。”  “想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要节哀,要考虑凶手是谁,想办法抓住他。”赵所长坐下来说:“嗳,朱主任,想想你和谁结仇没有?”  “改革开放以来,干了十几年村主任,要说一点也不得罪人不可能呀,要说具体得罪谁,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朱振熙给客人倒完水坐下说:“不过,有个人确实值得怀疑。”  “谁?”何萍问。  “刘建明。”朱振熙接着说:“他和我们家娟儿是高中同学,上高中时他俩谈过,这个村里人都知道;后来建明在村小当民办教师,还不到一年时间,人家家长都快把村委会门槛踢断了,说他根本就不会教书,还爱打孩子,体罚孩子,没办法,村委会研究让王娟顶替他;再后来,王娟就不理他,跟我们家建强谈,又和我们家建强结了婚,就为这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当然,我们家家庭条件是好些,人家找个家庭条好的这也很正常啊;再说了,婚姻自由呀,不能说跟你谈了恋爱就必须嫁给你呀。当然啦,我这也只是怀疑。”  “是呀,婚姻问题有法可依嘛。”赵所长转换话题问:“你见到建强是什么时间?”  “前一天下午四点多吧,我家二弟来向我借点钱,我就留他吃完晚饭再走,就在村部自己小伙房里,让老陈随便做两个菜;这时建强来问我,说第二天装窑,问我要不要去看看,我说吃完饭去瞧瞧,谁知一下喝多了点,第二天他就出事了。”朱振熙说着,脸上露出悲凄之情。  “那好吧,我们就不坐了,有什么新情况及时与我们联系。”  “说光棍,讲光棍,我把光棍说你听;  柳树条,青光棍,剥了皮是白光棍;  枣树条,紫光棍,剥了皮是疙瘩棍;  老子光棍儿光棍,没得老婆是真光棍。”  赵所长和何萍出了刘家大门没多远,就听有人念着打油诗。  “嗳,赵所儿,他在捣鼓什么呀?”何萍问。  “怎么,不知道吧,他念的是顺口溜,这里人叫放溜子。”赵所长说。  “这人你认识吗?”  “怎么不认识,他叫汤世贵,是刘寨出了名的老光棍,六十多了没老婆,外号‘汤司令’。”  “哦,怪不得啰,我老听他捣鼓光棍、光棍。”    三  三天后,刘寨乡派出所,公安人员再次对刘寨大窑案案情进行分析。  李昌平:“殿柱,你先说说。”  黄殿柱:“这个案子的确如李队所说的不是流窜犯作案,应该说是一起有准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故意杀人案。从死者伤口看,是钝器伤,深度为3.5公分,后脑枕骨断裂,部分粉碎,耳根大动脉破裂;凶器就是砖头,但砖头上留下的是戴有手套的指印,无法提取指纹。我的推测是,死者与凶手非常熟悉,他们一前一后,边走边聊,死者对凶手的突然袭击没有任何心理防范。作案时间距案发时间约六小时左右,作案时间大约在夜晚十二点到凌晨一点左右。经比对,现场留下的两个人的指印,有指纹的是报案人刘建明留下的;两双鞋印,一双男式的是刘建明留下的,还有一双是41码半高跟女式鞋印,从鞋码和鞋印的深度看,穿鞋人的身高应该有1.68到1.70米。情况就是这样。”  李昌平:“赵所儿说说。”  赵志刚:“据了解,报案人刘建明与被害人刘建强的妻子王娟上高中时有过恋情;他们都没能考上大学,毕业后,刘建明在村里当民办教师,王娟务农;后来,村里让王娟顶替了刘建明的民师职位,刘建明在大窑干活;不久,王娟嫁给了刘建强。对这件事,两家人各有各的说法:刘建明母亲认为,是朱振熙抢走了她的儿媳,朱振熙认为,刘建明不胜任民师才撤换。两家人为这事有矛盾是明显的。“  何萍:”还有,从王娟的表情看,很淡定,她并没有因丈夫的死有所悲伤。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案子极有可能是她和刘建明合谋所为。”  钟慧:“我也有这种感觉。从以前办案的情况看,女人与情夫合谋杀害自己丈夫的案例不在少数。”  黄殿柱:“我看这种可能性不大。既然两个人因为王娟闹了矛盾,刘建强与刘建明就不可能走得那么近;还有,半夜三更,王娟到窑洞来干什么?假如是王娟诱导刘建强来这里,她总得有个理由啊,她又不是窑厂工人,对吧?”  赵志刚:“不可能是他们谋杀的。刚才殿柱说,从鞋印对比分析看,女的是个大高个,而王娟身高多也只有1.60米,相差很大;还有,凶手可能是个左撇子,小何还记得吧?我们在刘建明家时,他倒水、泡茶都用的是右手。”  李昌平:“看来,凶手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他是想把我们的视线引到刘建明身上去。不过,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这种作法倒帮了我们的忙,让我们缩小调查范围。下段时间,殿柱和钟慧留下来,配合所儿里调查取证;要注意几个关键点儿,一个是与刘建强关系密切的左撇子,一个是与刘建强关系密切的高个子女人。好,今天就到这里。”    四  派出所兵分两路。赵志刚和钟慧去村部,准备找村干部了解一下刘建强的其他社会关系;何萍与黄殿柱去大窑,准备找窑厂工人了解情况。  从派出所到窑厂,是一条沙石路,因运砖车的碾轧,路面出现坑坑洼洼大小不一的小凼;刚下一场小雨,小凼里还有少量积水。“哇!这路真难走。”黄殿柱时而拐弯,时而跳跃,不时感叹着。“才知道农村条件差呀!嗳,我说柱子,赶明儿让你来这里当所长,你干不?”何萍调侃说。“多加两级工资我都不来。”黄殿柱认真地说。  窑厂外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只见一排排砖坯上覆盖的草帘还在不时的滴着水滴。正当俩人准备返回时,忽见小草棚里有个人影晃了一下,俩人赶忙加快脚步来到草棚前。  “汤师傅,怎么你一个人呀?”何萍见是汤世贵,忙上前打招呼。  “哦,大盖帽啊。”汤世贵调侃说:“厂长到那边‘享福’去了,这两天又下了场小雨,谁来这里叫魂啦;你们看,前几天买的菜,都变成粪堆了。”汤世贵一边说话一边把堆着的白菜散开。  “平时你这小伙房多少人吃饭呀?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何萍说着也帮着把菜散开。  “哎别别别,看你那细皮嫩肉的,弄脏了我这里连洗手的水都不多。”汤世贵说着直起腰,两只手往围腰上擦几下,从裤兜里掏盒烟,取一支出来,竖着把烟屁股往烟盒上砸几下,点上后接着说:“平时,就七、八个人吃饭,不忙;装窑出窑人多,厂里就派个帮手,也累不着。嗳我说,你们不是来关心我的吧?”汤世贵密缝起眼睛。  “来向你请教呀!汤师傅,你觉得平时刘建强和谁关系呀?”何萍也直起腰来,看着汤世贵问。  “他妈呀,就是刘秀兰啊。”  “除了他母亲,还有呢?”黄殿柱问。  “还有就是他老子,就是朱振熙。不过,这爷俩也是面和心不和。”  “为什么?”何萍紧跟着问。  “他不是朱振熙亲儿子,是领养的。”汤世贵说着弹了一下烟灰。  “是刘秀兰不能生吗?”何萍问。  “谁不能生那就不晓得了。”汤世贵用大拇指和中指夹着剩余的烟蒂,用食指在上面点几下,烟灰又抖落一点。  “嗳,汤师傅,朱振熙一个村干部怎么愿做上门女婿呢?他讨不上老婆吗?”黄殿柱显然有点兴奋。  “哦,你问这个呀。”汤世贵扔下烟蒂,用脚尖踩住碾一下接着说:“他出身高,二十多年前,不少人叫他小地主羔子,倆兄弟都是光杆司令;那时候,秀兰他爹是生产队长,两个女儿,大的出嫁了,小的准备招个上门女婿;那时候穷啊,我们生产队四、五个光棍,也是他小子运气好,老队长单单就相中他了。“汤世贵说着又掏出一支烟,点上:“光顾说话,要不坐会儿?” 共 1111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好
女性癫痫病患者应该怎么生孩子
标签

上一页:雨夜荷塘吟

下一页:很多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