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內蒙古火電閑置陷入產業惡性循環

2019/06/07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作为内蒙古电力集团总经理,张福生一直在筹建内蒙古电力的外送通道。还有一年,他就要退休了。他说,25年来,作为国家能源输出基地,内蒙古没有一条

  作为内蒙古电力集团总经理,张福生一直在筹建内蒙古电力的外送通道。还有一年,他就要退休了。他说,25年来,作为国家能源输出基地,内蒙古没有一条新增电力外送通道,而他在任职期间可能也看不到了。

  在全国,只有内蒙古有两大分别独立的电。内蒙古电力集团运营的蒙西电是中国独立的省级电,建设运营范围包括呼和浩特、鄂尔多斯等8个盟市;而 占据 其他4个盟市的国家电是中国的区域电,其跨越中国20多个省份,并拥有跨通道投资建设的权利。

  蒙西大量 窩電 。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官方數據顯示,2011年,內蒙古的發電總裝機為6500萬千瓦,居全國第三位。而一位發電廠負責人透露,這其中,每年閑置的裝機容量就超過了2000萬千瓦。而從發電能力來看,蒙西每年至少還可以多發出1000億度電。

  没有跨投资权限的蒙西电只能被动等待国的外送规划。但规划了8年,电力外送通道无一条落成。其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 窝电 日益严重,电厂亏损,地方产业发展受限,内蒙古陷入了一个以煤电为核心的产业恶性循环。

  电厂:蒙西办的是赔本机,国办的是印钞机

  距离呼和浩特市110公里处,有一个表面荒芜贫瘠,却蕴含大量煤矿资源的小镇 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薛家湾镇。

  一位当地人表示这样一个小镇,2008年开始就为鄂尔多斯贡献超过200多亿元的GDP。

  镇区周边都是起伏的山地,每隔几公里就能看到一个有着粗大烟囱的发电厂或是煤矿加工类的厂房。跟其他火电厂一样,内蒙古国电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准大发电厂犹如一个孤立的王国躺在富含煤矿的荒山间,庞大的机械设备、高耸密布的变压器以及宽敞的办公区都让这里显得静悄悄的。

  准大发电厂有两台30千瓦的火组,从5月30日这天开始,这两台机组开始全部运转起来。而在冬春供暖季(每年10月到次年5月),为了保证城市供暖,上负荷都给了城市周边的热电厂,准大必须有一台机组休眠半年。

  上负荷太小。 厂长李保明感叹,这家投资达28.5亿元的火电厂是按照5500小时机组利用率规划的,也就是说,当每台机组的一年平均利用率达到5500小时,电厂就可以达到盈亏平衡。

  然而, 自2007年投产以来,就没有见到利润。 李保明坦言,2007年,蒙西已经出现 窝电 ,上负荷始终上不去。前年每台机组的发电时间只有4300小时,有一年只有3800小时。去年情况稍好,发电4750个小时,但电厂还是亏损了8369万元。而随着原煤价格的上涨,今年一季度,电厂的亏损就达到4689万元。

  据李保明介绍,2006年,4300大卡原煤每吨需要120元人民币,如今这一价格已经涨到280元。另外,为了鼓励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内蒙古地方政府优先为风电上,进一步降低了火电上负荷,火电厂亏损进一步加剧。

  2003年前后,虽然国家严格限制发电企业的审批,不再核准新的火电厂,但由于刚刚经历了缺电时期,再加上对产业的乐观预估,内蒙古还是上马了5家归属于地方的国有火电厂,准大发电厂就是其中一个。 已经建设起来,如果不投产,每年要亏损上百亿,谁来承担这个损失?

  据李保明介绍,内蒙古西部的传统火电厂大都是七八年前建成的,绝大多数都处于亏损。

  与他们的情况正好相反,距离这里只有百余公里,是大唐托克托发电公司、华能北方上都发电厂、京能岱海发电厂、华能伊敏发电厂、内蒙古正蓝电厂这5家直供电厂,它们属于国在蒙西的自备电厂,通过独立通道直接向华北和东北电输电。它们因为有个 好婆家 而赚得盆满钵满。

  如果我们的上电量上去了,我们能亏吗?我们在这里按照国家产业政策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年年亏损,他们却用着内蒙古的煤、卖着华北电的电价,发出来全是利润,就像是开了印钞机似的。 对于同区域的不平等待遇,一个电厂老板有些义愤填膺。

  外送:8年不开的两条出路

  6年前,内蒙古的电力供过于求的局面已经初步形成,为什么内蒙古的电力投资没能及时刹住车?

  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开发局局长王秉军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国家政策不配套,国家启动了 厂分离 (发电和电的分离)后,上电价(发电厂卖给电公司的电价)实行竞价上,这一政策导致五大电力集团迅速向能源集中的内蒙古转移,投资过快增长;第二,电力企业市场化后,必须有市场化的电配置来输出产品,但实际上电通道配套建设滞后,终导致 窝电 加剧;第三,全国资源配置不到位,内蒙古应该迎接高耗能产业的转移,但目前的产业转移还不到位,自治区内电力需求不足。

月经量少饮食调理方法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月经中期少量出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