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证券打非天网的力量能

2019/01/11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证券打非:天的力量“打,打打…儿童玩具小木马…打劫。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天下无贼》中“打劫者”舞刀弄枪,但非法证券活

  证券打非:天的力量

  “打,打打…儿童玩具小木马…打劫。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天下无贼》中“打劫者”舞刀弄枪,但非法证券活动中“劫掠者”打劫却不费刀枪,抢钱之容易,甚至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去年,我们在调查一起非法证券发行案件时,发现省内某负责打击非法集资的人士也认购了股份,故善意提醒他控制风险。”广东省证监局人士笑着对说,“你猜他怎么回答的?”

  “开什么玩笑,这也是非法?我正忙着打非呢,回头再说。”

  结果可想而知,该人士想借认股公司海外上市,从而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不久宣告破灭,所投数万资金,仅换回印有“XX公司XXXXX股”的一张废纸。

  在全国证券“打非”风暴中,此类案例不胜枚举。但同是金融行业从业人员,对非法证券活动无丝毫概念,不免让人心生感慨。

  好在一张“天”已然织就。

  在中国证监会推动下,以证监会、公安部、工商总局、人民银行、银监会、法院、检察院等有关单位参加的整治非法证券活动协调小组,成为天之经线,全面负责打击非法证券活动的组织协调、政策解释、性质认定等工作。

  与之相对应,各个地方政府也成立了上述部门在当地机构间的协调小组,建立起以地方政府为主导的联合执法体系,构成天之纬线,负责地方的非法证券活动查处和善后处理工作。

  急则治标

  非法证券活动,犹如附骨之蛆,自中国资本市场构建之初,即已出现,并且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成长而日渐猖獗。

  一组数据显示:2007年,证监系统全年共收到涉及非法证券活动的各类来信、来访1400余件,并将其中366件涉嫌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一直以来,社会各界都在呼吁,经济上东部要支援西部,而颇具喜剧效果的是,非法证券活动具备明显的“东部支援西部”的特征:

  从事非法证券活动的“母体公司”,大多落户于陕西、四川等西部地区,而非法中介们则在上海、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安家,口袋里揣着西部公司的股票,向东部地区投资者高声吆喝着——“快来买我的股票吧,我可让你们一夜暴富”。

  具有“丰富”的证券知识和“先进”的投资理念的东部投资者们,就在这一声声叫卖中,梦想着自己的股票可以海外上市。于是大把大把的钞票被运到西部,供那些非法证券发行公司实际拥有者们挥霍。

  初期,这种非法行为规模较小时,就像是人体内的单个癌细胞,并未引起人足够重视。而当“癌细胞”急剧裂变,大有危害经济体安全运行时,规范势在必行。

  200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发行股票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06]99号,以下简称“99号文”),正式颁布,该文件成为日后打非工作纲领性的文件。

  “99号文”理顺了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各自的职责分工。证监会负责组织、协调、督促;地方政府正式走到前台,成为打击非法证券活动的“主力”。

  “99号文”点燃了证券打非的火种,之后证券打非活动在全国如燎原之势迅速燃烧起来。

  据相关知情人士介绍,截至2007年12月27日,随着黑龙江省的实施意见出台,36个省市的实施意见全部出台完毕,标志着打非机制在制度上已经建立。

  好比治病,“急则治标”。证券打非机制的建立,目的即是快速遏制非法证券活动的蔓延,“打早、打小,露头就打”,成为全国证券打非风暴的指导原则,目的即是将非法证券活动扼杀在摇篮里。

  但仅靠“99号文”支撑起的天,尚无法做到“疏而不漏”。

  今年1月2日,由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中国证监会四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整治非法证券活动有关问题的通知》(证监发[2008]1号,以下简称“1号文”)。

  因为协调小组办公室一般是先协调证监系统内部各地机关,这相对较为容易。但同时还得和公安机关等部门协调,证监会不是其上级主管单位,难免遇到困难,而有了“1号文”,就有了依据,对该四部门下属的地方机关工作都有指导意义。

  一番猛药攻伐之下,全国非法证券活动势头锐减,证券打非天的力量逐渐显现。

  有数据显示,2007年,一批大案要案进入司法程序,证监会协助公安部督办的8起重点案件均已侦查终结,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中4起已经法院一审判决。目前,8起案件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8人,取缔非法中介机构19家。

  “从统计情况看,经过广泛舆论宣传和查处大案要案,投资者防骗识骗水平有所提高,违法犯罪分子有所收敛,近期新发生的非法证券活动有所下降。2007年新发的案件仅占总投诉量的5%左右。”在证券打非一线的人士向本报透露。

  “我真想不明白,凭什么我一天赚的,甚至比一些人一辈子赚的都多。”曾有一私募基金经理向本报感叹。

  海外一对冲基金经理曾算过这样一笔账:若你持一公司3000万股股票,每股净利润一元,按照20倍PE估值,这些股票一上市,你将有6亿元身家。

  可以明显看出,在股权魔咒的催化下,财富将暴增。非法证券发行就是利用这一魔咒的作用,引诱着“懵懂”的华夏娇容收眼前投资者。

  一般而言,故事将被这样一遍遍地讲述:股票现在卖给你只有3元人民币,但是,一旦到海外上市,那将是3美元,甚至是30美元,算算看,你现在的几万元,将会变成多少?

  这些讲故事的人永远都会把海外上市作为重点来讲,却从不会把“上市”与“上柜”的区别讲清楚。

  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到纳斯达克上市只是到OTCBB市场“上柜”交易。

  OTCBB是由纳斯达克的管理者全美券商协会管理,所以很多人包括媒体把OTCBB错误地等同于纳斯达克市场。事实上,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OTCBB是一个完全不同于纳斯达克的独立市场,OTCBB不是证券交易所,也不是发行人挂牌交易系统,它只是OTC证券的一种实时报价服务系统,不提供自动交易撮合,也不具有自动交易执行系统,因此它既不是纳斯达克市场,也不是其一部分或者所谓的纳斯达克副板。

  就是在这被扭曲的美丽神话的诱惑下,大量投资者的财富被那些讲故事的人洗劫。

  扶正以祛邪

  非法证券活动曾一度泛滥,原因很多,“无正路”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按照目前法律法规规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不成问题,而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则面临着无法转让的困境。

  《公司法》对于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发行和转让中也明确规定“股东转让其股份,应当在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场所进行或者按照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方式进行”。

  “实际上,沪深交易所只能买卖上市的股份公司,而除了两大交易所外,至今国务院没有指定其他任何转让方式,因此,如果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只要进行非上市股份公司的股权转让均可视为违法。”法律界人士告诉,“这显然是非常不合理的。”

  在这种正常需求催动下,各种各样的所谓产权交易所和产权托管中心纷纷冒了出来,产进而勃发生机权交易中心和产权托管中心很多都是由地方政府或者某些部门批准设立的,因此,很多投资者都相信这些是“合法”的机构,一些非法证券活动就是利用了投资者这种心理,现在某些地区的产权交易中心和托管中心已经沦为非法证券活动的“帮凶”。

  非法证券活动泛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是否对对方产生了伤害,监管者一度缺位。

  一直以来,我们把监管的目光更多地聚焦于上市公司。而对于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活动,则有任由其所为之势。故而对于这些公司是否公开发行股票,其股东人数是否超过公司法规定的200人上限,我们曾置若罔闻,再加上地方政府迫于经济发展压力,或多或少有放纵之意,所以才产生了大量的非法证券发行活动。

  再加上近年来证券市场火爆,非法证券咨询、非法QDII等如雨后春笋,遍地涌出。在利益的驱使下,讲故事的人巧立名目,骗人钱财,影响到市场的正常发展。

  所以对于非法证券活动的日常监管就更显重要。

  可喜的是,消息人士透露,证监会非上市公司监管部将会设立,该部工作归纳起来主要有三块,“深耕犁一个是发行审核,包括制订规则,二是日常监管,三就是打击非法证券。”

  对非上市公众公司的监管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按照《证券法》的规定,股份有限公司构成公开发行股票但不小型扫路车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需要报经中国证监会核准;二是按照《证券法》、《公司法》的规定,非上市公众公司股票转让应当在国务院批准的证券交易场所进行。

  目前,相关规则还没有征求意见,相关规则的发布时间也未有明确说法。

  不过,只要能让非上市公众公司能找到“组织”

证券打非天网的力量能

,在组织的统一监管下,可以预见到,“天”的力量将更为强大。

  (:刘琛)

新乡暖脚器厂家
搜索工具
南昌pp管厂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