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汉演艺吧仅3家顽强坚守十五年从鼎盛走向

2019/03/04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武汉演艺吧仅3家顽强坚守 十五年从鼎盛走向落寞图为:往昔武汉滚石已改为文化宫图为:2010年的蓝天歌剧院图为:武汉琴岛之夜大门

武汉演艺吧仅3家顽强坚守 十五年从鼎盛走向落寞

图为:往昔武汉滚石已改为文化宫

图为:2010年的蓝天歌剧院

图为:武汉琴岛之夜大门

图为:2010年蓝天歌剧院,小丑在表演节目

楚天金报讯 文/本报邓伟 张艳 实习生张师 图/本报邹斌

或许很多武汉人并不知晓,就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曾经红极一时的武汉演艺吧标杆滚石,先后关闭了武昌和汉口的两家门店。昔日的门庭若市,如今已灰飞烟灭,他们正逐渐被人们淡忘。

在武汉滚石倒掉的背后,是武汉演艺吧的集体没落。从2000年的遍地开花,到2008年的空前火爆,再到如今的一片狼藉,演艺吧这种娱乐形态在武汉的15年兴衰,恰似李宗盛在《山丘》里的一句唱词: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 等候。时至如今,就连那些在演艺吧里燃烧了浓烈青春的艺人们也感到迷惑: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在什么时候

红太阳的诞生

大量潮人不惜花钱玩

武汉的演艺吧,要从汉口沿江大道的红太阳说起,这是家。

任何娱乐场所的兴起,都是因为时尚潮流在推动。早期在红太阳负责营销宣传的大张告诉,1997年之前,红太阳只是一家迪吧,拥有上千平方米的振动式舞台,电台的专业DJ时常前来客串,使其成为江城青年男女为追捧的新潮娱乐场所。去迪吧玩,就是时尚的象征。

那时迪吧不多,生意很好,顾客争着抢着来,玻璃门都被挤垮了好几次。大张说,之后,汉口又开了一家名叫JJ的迪吧,跟红太阳旗鼓相当,生意也同样火爆,于是就产生了竞争。

竞争之下,红太阳开始了创新。那时,湖南的演艺吧已经成型,专业艺人的表演很受欢迎,红太阳现学现用,开始在迪吧里加入艺人表演的元素。红太阳请的个艺人就是歌手戴军,还是我代表公司跟他签的约。大张说,红太阳就此走上了从迪吧升级为演艺吧的路子,之后又引入了摇滚、二人转、小品等元素,武汉的演艺吧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了。之后,滚石、蓝天、中原、康霸等一批演艺吧纷纷登场,在2004年至2005年时,武汉的演艺吧开始遍地开花,2008年更是达到顶峰,数量达到20多家,生意一片火爆,风头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赛过了娱乐之都长沙。

当时的票价,便足可以印证演艺吧的火爆。每逢圣诞节,是演艺吧生意的时候,被业界称作黄金两日,演艺吧的票价也会水涨船高。当时一张票在平时的价格为60元,但圣诞节销售的是套票,每人268元。大张告诉,即便如此,仍有大量的潮人不惜花钱来玩,高峰时期,大点的演艺吧一天可以接待上千名客人,仅门票收入就是20多万元。

琴岛的闯入

三年未收回投资成本

武汉演艺吧的火爆,引起了长沙琴岛的关注。这家由长沙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投资创办的演艺吧,称得上是演艺吧的鼻祖之一,在中部地区很有名气,在南昌也有分店。武汉的不少演艺吧经营者都承认,武汉演艺吧的诞生,借鉴的就是琴岛模式。2011年,琴岛在武汉的演艺吧正式开业。

然而,当时的武汉演艺吧市场已开始逐渐趋冷。竞争激烈得过了头,节目同质化,就打价格战,满街都可以看到各个演艺吧发的优惠券,就连酒店的客房里都发。曾为多家演艺吧做过推广工作的小魏回忆说,就在琴岛进入武汉的当年,一些规模较小的演艺吧就开始陆续关门。大型演艺吧的日子也不好过,看到整个行业开始走下坡路,于是我转行了。琴岛的进入,对武汉的演艺吧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但大环境不行了,想赚钱已经很难了。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琴岛进入武汉三年后,亏损已超过2000万元,2012年亏损980万,2013年亏损800多万,2014年亏损700多万。

面对亏损传言,武汉琴岛的相关负责人给出了另一说法。他说,琴岛进入武汉后,共投资了6000多万元进行舞台设计、店面打造等,目前只能说没有回本,但客流在慢慢稳定,长远肯定不亏。琴岛演艺厅共两层,可同时容纳1500人同时观演,当问及其上座率时,该负责人不愿回答。而从武汉琴岛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即便是周末,上座率也并不高。

距离琴岛仅几公里的康霸演艺吧,票价为30元,仅是琴岛的一半,但昨晚前去探访时,发现其上座率不到一半。多名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如今演艺吧的生意非常一般,跟七八年前没法比。好在康霸公司在演艺吧楼下还设有KTV,生意还算不错,对演艺吧的不景气也是一个补充。

滚石的倒掉

集体没落的一个缩影

走高端路线的武汉滚石可谓行业标杆。

去年6月9日,这个火了10多年的演艺吧,与台湾滚石唱片的商标纠纷案,在争议4年后终于尘埃落定。湖北省高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认定武汉滚石构成不正当竞争、侵犯商标权,判决其立即停止使用滚石字号,并赔偿台湾滚石损失以及维权费共57万余元。

其实,在接到这份判决书时,武汉滚石在武昌洪山广场的店已停业多时。2014年农历新年过完,武昌滚石就一直歇业,当年9月份搬出。滚石旧址一楼的图文店老板称,两个多月后,洪山铁路文化宫在这栋大楼里开张。

而在江北,滚石位于京汉大道附近另一家店,也在去年10月悄然关门。

关门前的一场演出,不少老服务员、老观众、老艺人自发前来捧场。以往表演完主持人的结束语都会说感谢观看,欢迎观众明天再来,但当天表演结束后,主持人未开口就泪奔,因为再次相见,不知道是那一天。曾在武汉滚石工作了13年的老艺人涂微回忆起这一天,面色惆怅。

武汉滚石的倒掉,只是武汉演艺吧集体没落的一个缩影。其实跟台湾滚石的纠纷案,只能算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涂微说,不盈利才是主要的原因,滚石的财务状况在2008年过后,就开始走下坡路。

涂微说,圈内人常在一起谈,大家一致认为,演艺吧没落的原因首先来自于外界的冲击,如电视综艺节目、电影等逐渐丰富,将其客源分流了很大一部分;其次,演艺吧自身节目缺少创新,观众审美疲劳,回头客渐少;再次,人力成本增加,利润空间被压缩,终导致演艺吧陷入赔本经营的困境。

蓝天的转型

现有路子活不过五年

武汉还在经营的演艺吧仅剩下蓝天、康霸以及琴岛3家。对于当前的困境,蓝天演艺集团董事长童辉向透露了心声。要说现在的难,得先说当初的火。上世纪90年代初为跑场演出的歌手,2001年创立蓝天演艺吧并经营至今的他认为,演艺吧的起源应该是春晚,是包括歌舞、特技、魔术等在内的娱乐大拼盘。当初,老百姓进演艺吧看节目就相当于在身边看春晚,但现在即便是春晚也不火了。时代在变,观众的需求也在变,演艺吧早已不再是一个刚性需求的行业。

童辉回忆道,蓝天演艺吧从2003年开始火,2005年发行演艺影碟,并在全国开始有知名度。就连长途大巴车上,也时常可以看到蓝天剧院的影碟。红火时,我们1600多平方米的场地,每天观众近千人,现在下滑了一半。当初订票经常被打爆,我们的业务员坐在家里,等着客户上门,如今,他们每天要主动打50多个,跑出去拉客户。

在经营成本方面,童辉也做了个比较:以往请一个的舞蹈演员只需要80元一天,但现在300元都请不到好的舞蹈演员,服务员的工资也从原来的一个月八九百元变成了大几千。演艺吧的节目更新要快,一般而言需要一周换一次,但现在只能半个月换一次,因为好的创作人不仅难请,而且价高。如果还走老路子,武汉现存的演艺吧,活不过5年。童辉直言不讳地表示,蓝天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在于他们提早进行产品转型,利用现在的场地排演公益儿童剧,并加入了中国演艺阵线联盟,与该联盟17家成员资源互换,抱团发展。在他的规划里,未来还将发展影视公司等附属产业,形成全产业链,在新的生存环境下谋出路。当初,演艺吧的收入占我们整个业务的90%,如今,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40%。

表演者说

老艺人的辛酸:用生命去捞金

畸形机制炮制出的演艺吧人才危机

涂微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盒血菊。他说,用这个泡茶能安神助眠。

从2000年进入滚石汉口演艺吧,到2013年离开去帮朋友经营酒吧,涂微在演艺吧的夜场里,当了13年的艺人。虽然离开滚石已有快两年时间,但他总会回想起当初工作多年、奉献了青春和激情的演艺吧,那种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仿佛仍在耳畔回响,让他睡不着觉。

对于在演艺吧工作了多年的艺人来说,这个喧嚣的舞台,承载着他们的青春。涂微告诉楚天金报,1997年之后,武汉涌现出一些经纪人,主要带着外地的艺人在楚风、中原等演艺吧表演。当时,摇滚是潮的音乐,因此,富有粗旷嗓音的东北艺人为抢手。再者,东北人性格豪爽、酒量佳,在表演中时常会加入饮酒的环节炒氛围。一般是红酒、啤酒、洋酒混合在一起灌,一首歌下来往往要豪饮两三扎,可以PK前阵子上流行的四斤哥、五斤姐。涂微说,当时艺人下台后吐得七荤八素,也几乎是常态。

当然,艺人们之所以如此卖力,还是因为这个行当收入颇丰。业内人士介绍,根据知名度,艺人们被分为一线、二线和班底演员。2000年至2003年间,当时比较火的东北四小龙(李晓杰、陆遥、张月、黑龙)这些一线艺人,一个晚上的演出费近3000元,相当于平常人一个月的工资。二线艺人一场表演费用在元,大多是一些不太出名的摇滚歌手、业务水平较高的女歌手、二人转演员等。班底成员主要指舞蹈演员、小品配戏演员等。涂微就是在滚石打兼职的班底演员,表演的主要是开场秀时翻跟斗。工作量用秒计算,翻十几秒的跟斗就有50元的收入,后来又给小品配戏,100元一天。

涂微说,演艺吧为了让观众保持新鲜感,常常保持上的节目,一般跟艺人签的表演合同,长也只是20天。在赚取高薪的同时,艺人之间也有竞争,也要考虑如何保住饭碗,便只能更加卖力的表演。有个主持人为了调动气氛,从演艺吧的二楼跳下,摔折了腿。涂微告诉,这种用生命去表演的事在演艺吧内十分常见。演艺吧一旦有人受伤下阵,老板会让新人立刻顶上。如果新人在舞台上迅速站稳脚跟并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之前的人就只能眼睁睁地失业了。

涂微感叹,演艺吧艺人的生存环境比较残酷。在这个吃身体饭和青春饭的行当里,老一批艺人逐渐淡出,又没有足够的新人愿意来,赖以生存的人才市场日趋匮乏,这是导致演艺吧没落的一个主要原因。能混出名的,都到更好的地方去了。了解到,武汉有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阿星、蔡一等,早期都是演艺吧的跑场艺人。

老百姓说

顾客们的远离:演艺吧过时了

大众娱乐观逐渐抛弃闹与俗

昔日是演艺吧的老票友,但近5年来他再也没有去过一次,家住武昌岳家嘴的胡明德如今再谈起演艺吧,头一句话就是过时了。

胡明德是个生意人,他告诉楚天金报,2005年左右,请客户去演艺吧,是种很有面子的款待。那时候演艺吧的票太紧俏了,买几张票订个卡座,还得玩关系找熟人,进去花钱不是问题,点些酒茶小吃,再给个小费,让艺人在台上拍拍客户的马屁,也算是拉关系的一种方法了。胡明德说,当时只为大家开心,那里的节目,基本谈不上欣赏的层面。后来再跟客户拉关系,去演艺吧就显得俗了,大家品味提高了,高雅的可以选茶楼,健康的可以选按摩。现在出行方便,旅游也发达,邀上客户去景点转转,泡个温泉钓个鱼,也都挺好。胡明德表示,现在大家更愿去找些能放松身心的地方,品味也变得更高雅了,演艺吧就没什么吸引人之处了。

不过,有些老票友至今仍对演艺吧的表演有所眷念。家住汉口花桥的李群向坦言,之所以喜爱,是因为我自己也有两把刷子,喜欢表演。然而,他这种票友对演艺吧来说,并非生财之道。李群说,自己出钱的话,也不会常去看,花个门票钱进去后顶多点壶茶。此外,演艺吧正常的票价将近60元,发优惠票的话只要30元,经常是那家发了优惠票,就去看那家。李群还表示,如今演艺吧的节目,质量也大不如前,感觉越来越俗了,插科打诨的节目,说到底还是应该有点底限才好。

据了解,武汉滚石2001年刚成立时,便被曝涉嫌组织低俗表演。业内人士称,这是很多武汉人至今都不去演艺吧娱乐的一个侧面写照,也是传统的演艺吧形态被公众舍弃的部分原因。

手记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夜生活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盛极必衰的过程,演艺吧也逃不过这个规律。尽管繁华散尽,但他们带来的欢乐和引发的喝彩,成了武汉夜生活中的记忆。

追赶潮流的脚步,在武汉这座不夜城里从未停息,每个年代的夜,也都有其值得收藏的记忆。上世纪80年代初,夜场娱乐的号角被吹响后,武汉的夜生活便开始久盛不衰。从当初的舞厅、迪吧、滚轴溜冰、吧、保龄球、演艺吧,到近年的KTV、桌游吧、洗脚城、酒吧、影城,每一种娱乐形式,都承载着不同年代武汉人的心情。

提起这些,90后不知道,80后没玩够,70后常感怀。时至如今,大多数娱乐形式已在出尽风头后黯然落幕。时光更迭,又有更多的娱乐形式正在萌芽。去年,德州扑克悄然兴起,令不少夜生活的主力军趋之若鹜。

演艺吧与她的观众们,正渐渐相忘于江湖。但这并不妨碍在多年后,在跟自己孩子聊天时,能骄傲且神秘地说:想当年,我们晚上去看演艺吧

风寒风热感冒的区分
芝麻灰
重庆攀岩厂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