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倾城醉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远芳素月累情思,征雁天涯玉案痴。  琉璃墨染相知意,寒烟衰草疾。  相逢梦语迟迟,佳音至,柳色依,谁误归期?——水仙子    听说,在这世间

远芳素月累情思,征雁天涯玉案痴。  琉璃墨染相知意,寒烟衰草疾。  相逢梦语迟迟,佳音至,柳色依,谁误归期?——水仙子    听说,在这世间,有一座幽谷,云山雾罩之中,流泉滴翠,忘忧盛开,忘忧的尽头,有一座小楼,名唤“情醉”。若有人能够有幸成为情醉的座上宾,得楼主青睐惜顾,必会心想事成,一生无忧。只是,这情醉听说的人极少,见过的人更少,而能够进入情醉的更是微乎其微。那些有幸成为情醉座上宾的人们,离开之后无一不三缄其口,笑而不语,于是,情醉便成为了一个传说,传说中这人世间一片净土与乐土,人人想见却难得一见。——题记    我名薏儿,我不记得我从哪儿来,只记得我一直栖身情醉,很多很多年。我做得一手众口称赞清淡精致的菜肴和各式花色点心,所有人都说我有一双慧眼巧手,能化腐朽为神奇,无论多么普通的食材,经过我的一双手,就会变得赏心悦目,令人食指大动。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么喜爱自己亲手烹调的食物,我做菜蔬点心也只为我自己喜欢。我不知道萝儿为什么能够一直让我随心所欲地做那些,不管姐妹们宾客们喜不喜欢,我不曾问过,萝儿也不说。虽说我从不管自己做的食物别人喜不喜欢吃,情醉里却也从来不会有剩下浪费掉的食物,无论我怎么做,做多少,就这样,又过了许多年。  那一年,萝儿如往年一样外出云游,带回来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说是那女子名叫冰雪儿,以后那女子就留在情醉了。这是萝儿次带人回情醉,姐妹们虽然意外,却也无话。可是冰雪儿的膳食却出人意料之外不由我打理,全由她自行解决。姐妹们这下沉不住气了,强拉着我一起去问萝儿,是不是对我的手艺有了不确定。  萝儿看着我缓缓问道:“薏儿,对我的决定你也有疑问吗?”  我摇摇头,我对自己的厨艺素来极有信心,萝儿这么做自有她的道理。  萝儿看着像众姐妹笑道:“薏儿并无异议,姐妹们又何须多心。萝儿这么做自有萝儿的道理,如今暂不便道明缘由,日后若冰雪儿自己愿意与姐妹们言明岂非更好?!”  众姐妹互看一眼,虽是疑惑不解,却也不便多说什么,各自离去。我留了下来,这一次,萝儿外出的时间过久,一年一度的倾城一梦,今年是否贵宾云集,为数众多,我需做好准备,以免到时候应对有误。  萝儿拉着我的手,嫣然笑道:“今年可是要辛苦薏儿了,今年的贵宾较往年又多了一人。”  “这是好事啊!”我惊喜道:“萝儿的倾城醉岂非有望酿成?”  “我不肯定,或许值得一试。”萝儿神色如常。  “这倾城醉你已等待数百年,仍无缘酿成,可叹这人世间,烦忧太多,执着过盛,萝儿莫要心急,且慢慢等候有缘人吧。”我劝慰道。  “也只好如此了,我倒是不急,只是月浓她心愿未了,夙愿难成,我着实无计可施。也罢,薏儿今晚可否以今秋丹桂入肴,也好引月浓开怀一舞,暂别心殇?”萝儿看着我问道。  “也好,你今年带回的桂花蜜汁与桂花糖品质均属上乘,用来入肴定是非同凡响。”我笑道。  那晚的桂花宴,我带着无色、无泪、无欢、无心四个丫头准备得颇为丰盛,又应着时令一手准备了月浓的桂花菜肴:桂花年糕、桂花糖藕、桂花栗子糕、桂花红枣糯米粥。  那晚冰雪儿取下面纱也来到了大厅,看得出,她极喜欢我的桂花宴,兴致浓时还小酌了一杯萝儿去年酿制的相见欢。我看着萝儿的神色,心里明白情醉从此以后又多了一个姐妹。  因着冰雪儿的加入,那晚的欢宴热闹非凡,更胜往年。萝儿将去年新酿成窖藏一年的九天雪舞也拿了出来,加上此前的相见欢,七日醉,百花开,千年泪,月影霓裳,如今的情醉已有六种佳酿。  欢宴之后,依旧是朱砂抚琴,绿萼与萝儿对弈,宫粉与照水吟诗作画,雪音一曲忘忧花开,月浓舞得飘逸清雅动人心魄。  待得姐妹们尽兴完毕,冰雪儿开了口:“各位姐姐,冰雪儿初来乍到,不知进退分寸,还望姐姐们日后多多包涵指教。冰雪儿身无长物,自幼随家父习得一点粗浅口技,今晚姑且献丑,只图与众位姐姐一乐。”  不多时,情醉里便忽而宛如百鸟朝凤,鸟语声声;忽而山雨欲来风满楼,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忽而虎啸龙吟,百兽争鸣。只听得众姐妹耳目一新,赞不绝口。  随后,萝儿站起身来开了口:“姐妹们,依着惯例,萝儿若带人回情醉,必先回来与众位姐妹商议后再定。今年萝儿自作主张,未经与众位姐妹商讨,便擅自将冰雪儿带回情醉,萝儿在此向众位姐妹致歉,自罚相见欢三杯,还请姐妹们海涵。”  冰雪儿见状也慌忙举起杯:“当初都是冰雪儿无知,强人所难,还望众位姐姐莫要怪罪萝儿姐姐才是。”  一杯饮尽,冰雪儿深施一礼,接着说道:“冰雪儿遭逢巨变孤苦无依,本欲一死了之,得萝儿姐姐极力救治,才得以逃出生天,再世为人,冰雪儿无以为报,愿意在有生之年协助众位姐姐打理情醉,不敢懈怠,望姐姐们成全。”  众姐妹看着萝儿和冰雪儿,一起笑而举杯:“萝儿言重了,如此可人的妹妹,姐妹们并无异议,萝儿和冰雪儿都安心就是了。”  后来,我们才得知,冰雪儿的际遇实在是人间惨剧,令人不胜唏嘘悲悯。只是,冰雪儿身中不治之毒,萝儿一时之间也无能为力,由不得萝儿不带她回来,只为能够早日配制出可以延缓毒发的良药,延续冰雪儿花一般的锦瑟年华,了她临终前可与心上人见上一面的心愿。  此后的日子,萝儿便断了一切与外界的往来,安心为冰雪儿配置解药,却终究无甚成效,萝儿只得再次离开情醉出谷,为冰雪儿寻找她的心上人。眼见得冰雪儿中毒愈深,眉间黑气隐隐,姐妹们忧心不已,却也无计可施。  那日,谷中忽然有陌生男子意外闯入,一番盘问之后,那男子竟然是萝儿寻来的冰雪儿的心上人。萝儿有事耽搁三天后才能回来,便告诉了那人入谷的捷径,让那人先行来了。无心将那人带至冰雪儿面前,二人相拥而泣。  一个月后,冰雪儿在那男子怀中含笑而逝。安葬冰雪儿之后,那男子恳求众姐妹执意留在了情醉,萝儿为他更名无忧,无忧厨艺,此后便日日为我烹制菜肴打下手。  倾城一梦前三日,宾客们如期而至,情醉便日日座无虚席,夜夜笙歌尽欢。  倾城一梦当日,萝儿此前所说的贵宾飘然而至,情醉之外,那白纱蒙面女子一曲笛音婉转缠绵悱恻,谷中忘忧尽皆失色,花瓣纷纷合拢。  萝儿闻音与众姐妹步出情醉,笑语嫣然道:“你终于来了!”  那女子点点头,随萝儿步入情醉,展颜一笑,颜若春花,水眸如星,一时之间,众人尽皆失神。那女子缓缓步入大厅中央的高台之上,一曲清音尽欢,众人如沐春风如闻花语,心中煦暖清宁芬芳。说来也奇,谷中忘忧又尽皆绽放如初,花颜更胜从前婀娜清灵。一曲既罢,萝儿将那女子带入后堂休息。众人亦尽皆散去,为当晚的倾城一梦做准备。        凌波步微,竹依翠薇,玉笛弄月云飞。品香茗酽醉。  魂牵梦回,逝水莫随,远人倦客思归。叹欢缘暌违。——凌波曲    幽谷里有四时更替,岁月轮回穿梭,情醉中却是没有冬天的。那晚的倾城一梦一如既往热闹非凡,萝儿一如既往的如穿花蝴蝶,月浓一如既往的落落寡欢。  我,清闲了许多。有了无忧,我不再似往年那般时时刻刻地应对着。站在情醉的小楼上,临窗望下,我精心准备的菜式点心依旧充足无虞,客人们亦悠然尽欢。  相继上过相见欢与七日醉后,宾客们的脸上皆有了醺然之意,去年的嘉宾青灵子上得台来,江海潮声曲再次以雷霆万钧之势滚滚而来,只是那剑气隐隐中多了气定神闲,开合自如之风,任那曲声如何激越澎湃,终究不能令青灵子的剑气一丝一毫有失,看来,青灵子的修行又上了一层楼。  青灵子抱拳下得台去,玉玲珑凌波幻影而来,万千幻像中,莲心絮语,小荷出水,花开满楼,情深相许,临别依依,天人永隔,一梦成殇,直看得众人如痴如醉。  待到众客从沉醉中惊醒,萝儿已命小童们上了轮解酒汤。稍后,百花开,千年泪每位一樽,慢饮细品间,绿萼的棋局展开,厅中擅棋之人无不上前一试,对弈一番的。  上过第二轮醒酒汤之后,宫粉与照水的诗画双绝又引得不少宾客纷纷献艺,厅中墨香书韵云集,行云流水,清韵佳吟比比皆是,煞是精彩。  虽说是年年景相似,岁岁人不同,旁观的我亦思绪万千,心潮如海。经过无数岁月的窖藏勾兑,相见欢,七日醉和百花开早已醇厚无比;千年泪也不再辛辣猛烈,倒是多出一些缠绵绯恻,回味有了一丝甘香甜润,只是极浅极淡。我笑了,萝儿酿酒的功力果然大增。  回眸,萝儿已站在我身侧,浅笑柔婉:“楼主回来了,薏儿今儿可是满意这千年泪了。”  “还差得远啦!我去见楼主。”我避开萝儿作势打来的手,一闪身进了楼主的房间。  “楼主,你回来了,你不知道,姐妹们可想念你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我一连声问过,才发现楼主的厅堂里竟然还有一对陌生男女。  “薏儿,怕不是姐妹们想念我吧,是你这小妮子想念我吧!”楼主依然温言软语笑道:“薏儿,你且来看看,这两位是谁,你可认得?”  我看看那对男女,女子雪肤花貌,颜若月浓,只是较月浓欢欣得多;那男子亦清雅出尘,不似一般人间男子的神韵。我摇摇头:“薏儿无知,并不认得。”  楼主叹道:“世事沧桑,红尘执缘,怕是月浓亦是如此。”  “楼主,我......”月浓的声音耳后响起:“月浓执念如此,令楼主失望了!”  “月浓,你快看看这二人,你可还认得?”楼主含笑看着月浓。  月浓看着二人,摇摇头,有疑惑自眼里溢出:“月浓不识此二人,敢问楼主何意?”  “你二人且报上名来,给月浓知道吧!”楼主长叹一声,对那二人言道。  二人施礼:“月影,月明见过薏儿姐姐,月浓姐姐!”  “你们是月影,月明?”月浓惊喜上前,拉住二人的手问道。  “正是!”那二人诧异地答到:“敢问月浓姐姐有何见教?”  月浓情不自禁抱住二人,含泪而笑:“月影,月明,我总算盼到你们回来了!”  “薏儿,你来告知月影和月明前尘往事吧!”楼主转而问萝儿道:“无忧可带来了?”  “无忧就在门外。”萝儿答道,冲门外喊道:“无忧,你进来吧!”  众皆落座,我施法楼主的乾坤幻境,幻境道出前尘:月浓、月影和月明本是并蒂三花,年年同生共死,朝朝暮暮,只是月浓修为稍高,得以早日幻化为人形。那一年,又是并蒂三花,月影与月明本可于花落之后幻化人形,与月浓一起上天庭为嫦娥仙子伴舞,贺王母娘娘的蟠桃盛宴。却不料无忧来到谷中,见到她们的真身,以为一蒂三花不若一花独艳,将月影与月明生生掐去。月浓从此日日夜夜啼哭不止,直到有一天花颜血染,不再素白如雪。蟠桃会上,王母得知月浓遭遇,盛怒之下惩戒无忧,令他生生世世尝尽痛失心爱之人的痛楚。  “如今,五百年过去了,月影与月明已在年年岁岁的历劫中修成人形,如今被我遇见带回谷中,也该是到了为无忧解除惩戒的时候了,月浓你意下如何?”楼主神色凛然。  月浓欢喜不已道:“多谢楼主,月浓当年本无意惩戒无忧,如今月影与月明既已回到谷中,月浓自当上达天听,恳请王母娘娘恕罪,饶恕无忧当年的过失,使其不再饱受痛失挚爱之苦。”  无忧听闻,对着月浓、月影与月明深施一礼:“前尘种种,无忧虽是无心之过,却令月浓姐姐苦痛五百年,令月影、月明与月浓姐姐分开五百年之久,无忧所受之苦也是该得的惩戒,多谢月浓姐姐不计前嫌,为我上达天听。”  正说着,小童来报:“萝儿姐姐,是否该上月影霓裳了,请萝儿姐姐示下!”  萝儿春风满面道:“一人一盏,宾主尽欢吧!”  小童领命而去,楼主又道:“萝儿,你这倾城一梦也该收手了吧?”  萝儿大喜道:“徒儿的倾城醉已可酿成,这倾城一梦自当从今晚以后不再继续,多谢师傅宽宥。”  “那好,你们各自忙去吧。”楼主挥挥衣袖,示意我们退下。  情醉大厅里,宾客们欢声雷动,只见那先前的白衣蒙面女子此际粉红轻纱飘飘若仙,一曲笛音千回百转,朱砂的琴声,雪音的歌声便远远逐水而来,若有若无,一室清幽,满楼绕梁;身着粉紫纱罗的月浓便在这琴音歌韵中飘然落下,一舞倾城。月影和月明加入之后,她三人将玉玲珑先前所化幻境一一演绎,惟妙惟肖,当真是情动千秋如幻,心历沧桑亦真。  后来,我才知道,那白衣蒙面女子便是楼主挚友,海天佛国的莲花圣女清儿,此来亦是受楼主所托,协助我与萝儿酿制那醉倾城。  当我与萝儿、清儿合力将一众宾客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各取一滴尽收袖底,化入灵珠注入已等待千年的酒瓮中时,我知道,这倾城醉已成。  据说,那一年的蟠桃盛宴尤为众仙津津乐道的,便是那倾城醉。王母娘娘更因此赦免了无忧,允准他长居幽谷,无须再入轮回道。 共 640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的研究院
羊角风究竟有哪些发作症状 羊角风是怎么样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