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工信部公布第三批钢企白名单钢铁板块重组潮

2019/01/29 来源:绥化信息港

导读

工信部公布第三批钢企“白名单” 钢铁板块重组潮将重开童话故事之所以动人,是因为他们都在幸福的时候全剧终。可惜生活并非如此。如果钢企

工信部公布第三批钢企“白名单” 钢铁板块重组潮将重开

童话故事之所以动人,是因为他们都在幸福的时候全剧终。可惜生活并非如此。

如果钢企重组能定格在资本整合如火如荼、市场热捧的那个时候,这想必也是个美丽的故事。然而,这只是开始。而后续的发展,却并不都那么美妙。

进入2014年之后,国内资本市场的并购重组此起彼伏,而作为国家层面重点推进的重组行业,钢铁板块内的上市公司也将有望迎来一轮新的并购重组潮。

11月25日,工信部正式公布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第三批企业名单,即此前市场所称的白名单,加上前两份白名单入围的企业数量进行计算,目前全国产能的85%都已经记录在内,而这也意味着剩下15%的左右产能将面临淘汰或升级。

新一轮重组预期升温

2014年,兼并重组在国内资本市场上日渐升温,而作为钢铁板块,兼并重组也是近年来的主旋律,尽管今年以来热度有所减退,但是随着近期工信部公布的第三批白名单,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或将再度迎来一轮新的升温。

这份名单中没有入围的15%的产能,尽管国家层面没有明确的说明,但是在未来极有可能将迎来淘汰。钢铁分析师刘新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而且按照工信部原先的计划,这份名单应该控制在300家左右,现在数量略有超出,这说明即使入选的企业也有可能被替换,同时这也意味着资本市场上钢铁市场新一轮的兼并重组也即将到来。

实际上,和当前整体资本市场兼并重组热潮相比有所不同,今年以来钢铁板块的重组并不算多,根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11月27日,今年钢铁板块内发生的并购重组数量41起。

这个和原本预期中会发生大量兼并重组有所不同,上述的并购重组中,大部分是企业内部并购和关联交易,而公司之间互相发生并购重组的事件今年以来寥寥无几。刘新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行业环境是一个方面,企业大幅亏损无力推动兼并重组也是事实。不过,随着新白名单的推出,这种情况将会得到反转。

事实上,尽管今年钢铁板块在资本市场上鲜有动作,但是在整体行业中,已经正逐渐呈现集团化的模式。按照此前工信部联合国家发改委等12个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钢铁行业的要求是:到2015年,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产业集中度达到60%左右,形成3~5家具有核心竞争力和较强国际影响力的企业集团、6~7家具有较强区域市场竞争力的企业集团。

钢铁行业的整合是一个整体,除了在产业上的具体整合之外,未来资本市场上也会逐渐和产业兼并重组同步起来,预计晚明年,资本市场上钢铁板块将会出现许多类似并购资产之类的事件,而这个做法也符合国家层面的预期。一位招商证券的研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重组现状凸显困局

尽管钢铁板块目前有着强烈的重组预期,但是如果从现在已有的重组案例当中来看,情况并非完全乐观。

当前国内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困难重重,要么是地方政府的拉郎配,要么是民营钢企间的重组。我的钢铁钢厂分析师沈一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而国企之间的重组有时候往往可能只是徒有其表,双方的重组可能仅仅只停留在纸面上,实质上可能还是各为其政。

根据资料显示,山东钢铁与日照钢铁之间的重组就是为明显的政府拉郎配,而双方的重组至今处于停滞状态。根据资料显示,早在六年前的2008年,在山东省政府的主导下,山东钢铁就已经拉开了对日照钢铁的重组序幕,但是时至今日,双方的重组依然没有进一步的进展。

其实阻碍双方重组之间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在于双方的业绩差异。刘新伟说,和山钢的业绩相比起来,日照钢铁的业绩要好很多,现在这个问题仍然存在。

根据山东钢铁今年的三季报显示,公司三季度亏损达9.91亿元,领亏山东省所有的上市公司。相比之下,根据全联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公布的数据,2014年1到8月份,日照钢铁盈利10.10亿元,同比增加29倍,排在80家重点民营钢企的第三位。

除此之外,鞍钢与攀钢之间的重组虽然很早就已经落定,但是两家公司的重组一直被市场认为只是徒有其表。资料显示,2011年,鞍钢股份和攀钢钒钛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攀钢钒钛将此前的钢铁资产全部置出,同时注入鞍钢集团旗下的鞍千矿业、鞍钢香港公司和鞍澳公司各100%的股权,主营矿产。但是,根据此前四川证监局的调查发现,鞍千矿业、鞍钢香港公司和鞍澳公司这三家公司的董事会人员构成主要来自鞍钢集团公司,重组后攀钢钒钛没有委派董事进入。另外,鞍钢香港公司的办公场所、员工及薪酬均依附于鞍钢集团,尚没有独立出来。

民营钢企成重组主力军

实际上,遍观从2009年到2012年间的钢铁行业并购重组之后不难发现,大部分的兼并重组均发生在千万吨级的大型钢企中,比如2009年,宝钢重组宁波钢铁,首钢重组长钢、贵钢、兴源实业;2010年首钢重组通钢,鞍钢集团重组攀钢集团;2011年马钢集团重组安徽长江钢铁;2012年宝钢重组韶钢、山钢集团重组闽源钢铁。

不过,这一局面在接下去的时间内很有可能将发生变化。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中引入民营资本或是后期钢铁企业兼并重组的另一大特点,民营资本或有机会重组国营钢铁企业。刘新伟表示。

实际上,自从进入2013年以来,国有钢企的兼并重组的热潮就已经逐渐褪去,根据数据显示,2013年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总量39.4%,低于2012年的45.9%,距离2015年达到60%左右的集中度目标甚远。但另一方面,2013年全国钢铁新增产能达到6920万吨,其中76%是民营钢企的投资,民营钢企成为整个行业产能增长的主要投资点,在整个钢铁行业的运营中所占的重要性也在逐步扩大。

另一方面,民营钢企对国有钢企的兼并,其实在国内市场上早已有之,比如沙钢重组锡兴集团、方大重组南昌钢铁、萍钢等都是之前出现的显着例子,而从整体来看,民营钢企的重组,普遍采用的形式为成立集团董事会,以出资比例划分股份比例。这主要是由于民营企业规模小、融资难等特点所决定的。沈一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时表示,在过去的民营钢企重组中,往往仅实现了采购、销售的统一,只能属于松散性重组。松散式重组的中小民营钢企只是规模扩大了,但流向市场的品种并没有变化,即使成立了集团公司,但所有权和经营权没有适度分离,集团董事会难以协调、制定被重组企业的发展规划。

通风柜厂家
泄爆门
污水处理厂家
4路DVI光端机
网站设计
北京二手叉车市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