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7月6日美国数据监测机构A

2018-11-01 10:34:36

7月6日,美国数据监测机构AppAnnie称,今年季度,iOS平台中国区App下载量排名全球第二。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iOS平台收入只排到全球第八。中国平均每次下载收入仅有0.03美元,是美国用户0.28美元的十分之一。这一数据再次引起了国内开发者群体的共鸣。过去的一年,开放与合作的大潮在互联行业掀起巨浪,无论是互联巨头、操作系统,还是电信运营商,均树起了“开放”的大旗。业界对开放平台持一片赞誉,甚至认为草根创业者的“春天”来临。到底那个平台更有利“生长”?开发者们自有一套标准,用户和收益无疑是他们选择平台的不二法则。尽管近七成的开发者仍在盈利的边缘徘徊,但是他们依然相信,良好的平台会给他们带来机会。运营商平台两难日前,在上海举行的亚洲移动通信展期间,中国移动、诺基亚、黑莓均举办了自己的开发者大会,企图依靠技术、运营、分成等争夺中国100万开发者。三家的大会同时定在2点半开始,但由于有多位业界大佬参加,“功利”的开发者大多涌进了中国移动的会议室。北京全天通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高先生向 《每日经济》坦言:“诺基亚和黑莓都已经不是主流了,中国移动倒还可以,但也只有彩铃、音乐、视频类应用还有点希望,其他的基本没戏。”据了解,该公司原来主营SP业务,与运营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又在中国移动的应用商店MobileMarket(下称移动商城)做起了第三方应用开发,但是收入相比SP可谓一落千丈,“原来每个月挣十几万很容易,现在每个月也就挣一万多块,在移动的应用商店里,音乐、视频和图书是比较容易盈利的应用。”虽然高先生对移动商城带来的收益并不满意,但和其他开发者相比他已算幸运。中国移动互联基地移动商城市场部人士透露,截至今年6月,移动商城全注册用户数达2亿,日下载量达200万,企业开发商7696家,个人开发者372万,上架应用超过12万个。但是,在应用数量迅猛发展的同时,收入却并没有提升,目前销售额在5000万元左右,并与开发者采取三七分成模式。由此可以看出,开发者从移动商城获得的收益可谓捉襟见肘。有开发者向 《每日经济》透露,中国移动商城相比其他运营商的应用商店还算良好。“移动用户有很好的付费意愿,联通和电信的应用商店销售额更低。”电信运营商人士陈志刚认为,尽管平台开放是运营商弥补自己业务创新能力不足的选项,但能否适应移动互联的环境,是运营商要面对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三大运营商都已完成了开放战略的部署。去年8月,中国电信先发出了开放平台的声音,今年3月正式推出了开放平台;去年12月,联通也发布了WO+开放体系。业内分析认为,电信运营商身份注定了不可能在应用程序方面吸引很多用户付费,其收入的来源仍将是数据流量费用,因此难逃沦为管道的宿命。互联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表示,移动互联发展初期,运营商是占据很大优势的,但由于他们心态不够开放,产业链核心便开始向应用商店和互联转移。在开放平台运营上,运营商应该用更市场化、开放化的方式去做,否则下一步平台垄断的趋势会更加明显,他们的地位还会被弱化。互联平台招揽开发者和运营商境况迥异,互联开放平台的经营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除了腾讯、百度、盛大、阿里巴巴、新浪等巨头外,人人、开心等SNS站也都在宣称自己的开放之道。但是,由于平台能力的差异,开发者的境况也大有不同。腾讯开放平台市场部相关人士向介绍,截至今年5月,该平台已经积累了超过40万的开发者,应用超过20万款。至今腾讯给开发者的总分成超过10亿元,单款应用月分成收入超过2000万元。同为巨头的百度依靠强大的流量入口占据了一席之地。百度技术副总裁王劲向《每日经济》披露:“2011年,我们为开发者提供了过亿的分成收入,2012年这一数字将至少增长3倍。目前,百度开放平台已经聚集了6万开发者,通过审核的应用数量超过8万。”王劲认为,业者成本会越来越高。开发者选择之困随着开放平台的增多,开发者的选择变得多样却艰难。“平台虽然很多,但不能随便找一个扑上去。就平台影响力来说,百度、腾讯、淘宝可能具有优势,但盛大、SNS在社交娱乐和游戏领域具有独特的优势,要根据产品的特点来选择。”上海酷腾络科技有限公司CEO吴青海告诉。据了解,吴青海开发的应用“星宿运势”目前已经在腾讯财富通、小钱包、空间和朋友上运营。他说:“去年刚刚上线时每月收入才二三千元,现在大概能挣到七八千元,开发成本其实也就一万元而已。”看似良好的回报并没有让他感到满意,“虽说腾讯的平台人气,但对小开发者的推广力度并不够。平台针对个人开发者的审核十分严格,大公司的应用比较容易被接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游戏开发者也告诉,像财付通、支付宝等开放平台刚起步的时候,都是用户的喜好来决定市场。但现在很多平台都发生了变化,像盛大、腾讯的游戏应用领域,开发者如果想提高效果,就需要花钱购买广告。上述开发者透露,他的游戏目前在开心、人人等SNS类站都有运营,但效果并不理想。这些站虽然不缺人气,但用户并没有培养起付费的习惯。相比之下,腾讯虽然对第三方开发游戏要求十分严格,但仍是他想接入且投入精力多的一个平台。事实上,实力差距使得大部分中小开发者从一开始便处于弱势。业内人士透露,合作协议基本上是由开放平台方面一手制定,开发者只能被动接受。移动互联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国内开放平台主要是互联巨头对地盘和利益的重新划分而已,“很多所谓的开放平台并没有真正开放,更多是打着开放的幌子去争夺开发者,进一步争夺用户。”除此以外,摆在开发者面前为现实的问题仍然是“生存”。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第三方应用开发者中仍然有48.7%处于亏损状态;实现盈利的有所升高,占比达到19.9%。7月6日,美国数据监测机构AppAnnie称,今年季度,iOS平台中国区App下载量排名全球第二,但收入只排到全球第八,中国平均每次下载收入仅有0.03美元,是美国用户0.28美元的十分之一。AppAnnie商务总监余俊德说:“国内很多应用开发商知道中国用户的付费意愿很低,所以它们干脆做成免费的,依靠广告产生收入。”但是,这一盈利模式目前仍然难以实现。好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恂日前在接受 《每日经济》采访时坦承,当前阶段移动互联要获得广告主认可尚需要时日;而且,如果业务达不到一定规模,也无法吸引广告主。”即便如此,开放平台仍给了草根创业者机会。一些开发者目前正在寻找更有利于自己发展的模式,将市场拓展到企业用户身上。吴青海告诉:“现在我会做一些针对淘宝卖家或电商供应商的服务,将应用放在财付通和支付宝的平台上销售。比如聊天机器人之类的应用,每个月向用户固定收取二三十元的服务费,收入会更加稳定,这比售价一两块钱的个人应用更有市场。”

深圳股票开户
工业油漆价格
苏州大金空调维修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